四处爬墙的咕咕银亥

主型月,es,刀剑乱舞(这个人其实入了很多圈子),呃,文一般不会坑,也不会有入坑不归的情况(大概吧),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懒鬼一个。

好久没有画画了还是第一次往lof上发…打算屯着以后送人用xxx
加了滤镜好看多了(溜)

长时间不上LOFTER之后突然点开了它。。。。。。


看到还是不断地有天使来关注我,点红心,好感动啊,真的很感谢你们

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其实是有手稿的只是懒得打字)总觉得特别对不住啊xxx


大概想什么时候写点什么。自己突然就想吃小清新风格的了(笑),下次有时间就写吧,虽然估计也不好看。烟。

或者有什么梗的建议什么的吗,想要小清新来迎合我的趣味(你

(悄悄问问枪弓那篇有人想接下去吗,没有的话就自己龟速写下去了)


【涉英】红茶部的日常/短打/已完/

*文笔差见谅ooc也有

*为我团拉票

*欢迎加入FINE后援团,群号码:121708538
——————————

静谧的花园露台被花丛包围,日光被折射成七色四处闪烁,不远处传来瓷器相碰撞的清脆的声音,奶金色头发的男人缓缓睁开如宝石般湛蓝的眼睛,轻笑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发出由忠的赞叹:“涉泡的红茶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喝,我都有些羡慕了,红茶里的秘诀能够告诉我吗?”

开玩笑似的又转头打量了一番有幸能够在这里喝红茶的转校生:“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对吗?”

“amazing!如果是因为我的红茶能够夺得皇帝陛下的宠爱那我真是感激不尽~”话音一落淡蓝色的头发随着人单膝下跪的动作微微拂动,涉拉起英智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不符合这个时代的一吻。

导致英智有些呆滞的看着他,并不是被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只是觉得,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这样的美。

“但是呢皇帝陛下,红茶的秘诀,这是秘密,总能给我亲爱的皇帝陛下带来惊喜呢~”涉浮夸的动作伴总是回答带来飘落的玫瑰花瓣。

转校生只能端着茶杯尴尬的一边苦笑一边清理被撒了一身的花瓣。

英智只是一边笑一边看着,不说一语。并不是因为弄乱了这里在生气,而是深深的沉迷在你浮夸而优美的身姿里。

沉浸在花瓣中的英智突然被拉回现实:“抱歉,涉,能麻烦你打扫一下这里吗?我都快被花瓣吞没了。”

之后以一成不变的微笑面对转校生:“抱歉,耽误了你很多时间,如你所见涉是个近乎完美的人,能弥补我所有不足的地方,作为这座学院顶点的皇帝,我不能缺少他呢。”

“amazing!这是我的荣幸!”伴随来的照样是无尽的玫瑰花瓣。

英智拿起茶杯仔细的揣摩一阵之后,无奈的笑了笑:“抱歉,刚刚扯远了,接下来进入正题吧。”转校生点头表示同意,她只想赶紧进入工作而不是在这里喝茶。

“接下来几天的总选举活动,我希望你能做宣传工作,毕竟这段时间学生会将非常忙,没有这样的时间。我们组合大部分都属于学生会,所以没时间为自己的组合拉取属于自己的一份投票,这一点我想请你帮忙,毕竟你是属于大家的转校生。”

在打扫的过程中还能听到涉的声音:“我会帮忙的哟!也一定会将惊喜带来!”英智有些担心,毕竟日日树是fine的成员,接下来的工作也会有堆积如山的量。

日日树只是简单的用花瓣表示没问题。

“那就拜托你了,转校生,涉会给你帮助的,他的身体素质号到我非常羡慕呢,而且不会让你觉得无聊呢。”

“嗯哼哼~能获得皇帝陛下的夸奖,您的日日树涉能够为了您去死。”“别这样啊涉,我会很苦恼的哦。”

“我也会给fine投票的,我要去准备工作了,fine的大家要加油。”

转校生为了表示礼貌敬了礼,走之前不知道天祥院从哪里变出来一朵玫瑰递到转校生面前,轻轻清了嗓子忽然提高语调放大声音:“请加油完成amazing的工作吧。”

a,amazing。

日日树也被惊讶到了,但不是被英智突然的动作吓到,只是觉得,果然,我最喜欢你了。

end
————————————
其实这就是个拉票和群宣xxxxx

fate/possible#1.9

*过了这么久有谁还记得这篇

*前文戳头像

*ooc

*有大量私设请自行体会

接受以上请往下↓

——————————————————
言峰绮礼,凛的父亲曾经的徒弟。他的内心从来空无一物,只是个不知道何为“欲望”的空壳罢了。

在这个安静得诡异的地方,archer的眉骨紧凑着,不随着四周懒散的空气放松。

“喂喂你这家伙不要这么紧张——呃!”lancer的手搭上archer肩上的一瞬间,迅速做出反射,被别的东西弹来了,于是从手背上传导到大脑一阵疼痛。

“别在这里打起来了,要修复教堂是很贵的,我可不希望看到我的师父的女儿欠一屁股帐。”一个饱含磁性的声音从黑暗处的门中穿出,随着没有起伏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一个身影渐行渐近。

啊啊,透过这毫无生气脚步声,可以猜出,这就是那个上帝的扯线人偶吧,那个什么都不曾拥有,什么都不去渴望的人。

“于是,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凛环顾四周,漫不经心地问。

“哼”言峰绮礼轻笑一声,用戏谑的目光盯着凛。“好歹我也是长辈,用用敬语怎么样?”

“之前那个是你的servant?”

“你的父亲——远坂时臣把你交给我,我需要对你负责,最起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

言峰不理会凛的一长串发问,只是继续用邪魅的笑容和轻挑的语气谈着些无关紧要的事,不知不觉从袖子里抽出几根黑键。

“喂你这家伙,刚刚你用这玩意砸中我了吧?”lancer发现了言峰微妙的小动作,不顾及场面的吼出来了。

“等一下——”眉骨紧凑的archer及时阻止了lancer,后者只是不服气的理论起来。

“蠢狗还是闭上嘴安静的待着吧。”不忘随时倜傥两句lancer“凛,这里应该只有言峰这一个【人】吧?”

“哈?说了不要叫老子狗!”

“嗯,怎么了?”凛侧着头问道。

“一个女人”archer低沉的话语几乎让空气凝结“银发红瞳的女人在这个教会里。”

——————教会内部————————

“呐呐,我刚刚出去的时候看到凛了哟,长得 挺漂亮的呢~~”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摇曳着手中的酒杯,时不时说上两句话。

“……你可以走了吗,容器?”像铁一样冰凉的话语在空气中蔓延开,但是毫不动摇爱丽丝菲尔要喝完一整杯红酒的决心。而他身边为他满上一整杯酒的人则不一样,艳丽的翠绿色长发配上温柔的表情,耐心的劝说着“别这样啊吉尔,好不容易这个无聊的地方有人来说说话——让她至少把酒喝完怎么样?”

……

在一阵沉默之后,吉尔伽美什从沙发上坐起,放下酒杯,摔门离开“那边的杂种,早点走。”

吱呀——

门再次被打开。

“忘东西了?……

哦呀,我还以为是【你的】sarvant又回来了呢~

小凛他们呢~?神父。”

“哼——我让他们先离开了”

tbc
————————————————

啊…我更了,发篇文证明我还活着…有点微闪恩?
莫名短小的一篇,不知道还有人看吗。

学院fate wonderful school days#3

*ooc ooc ooc假如我能写出不ooc的东西,我就……

 

*大概高中时期

 

*小学生文笔

 

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往下↓

————————————————

与吉尔伽美什分开后,库丘林摇摇晃晃地走到宿舍楼下,只身一人登上宿舍楼。

 

「嘎吱」一声用钥匙在锁里打了个转,将门打开后只看见emiya坐在书桌前,戴着黑框低度数眼镜,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课本。

 

注意到库丘林的emiya合拢手上的书,平放在桌上后,又摘小心地摘下眼镜放在书上,他站起身,注视着库丘林。

 

“emiya戴眼镜性感得很啊~下次带着眼镜让我上一次怎么样?”库丘林絮絮叨叨地说着,emiya虽然很不耐烦的样子,但还是在听。

 

“哈?为什么要做那种无意义的事?反正做着就会掉的吧?”emiya居然正面接下了这么强人所难的话,一般人做不到吧。

 

“啊啊,也是呢。对了,小鬼呢?”库丘林后半句话成功引起了emiya的注意。

 

“跑了。怎么?你很在意他?”emiya抬起他的眼睛,本身灰色的瞳孔里仿佛又抹上了一层灰。“我和迪卢木多那家伙一直在找你。”

 

“我去抽烟了。”库丘林毫不掩饰地给了emiya一个率真的答案,也是十分符合他风格的答案,丝毫没有掩盖真相的意思。

 

这让emiya皱起的眉皱得更紧了,“你知道抽烟不好吗?而且违反校规了吧?校规上这些不能抽烟了吧?违反了会被开除的好吗?”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啦,你是我老妈吗?”库丘林盯着天花板,漫不经心地回答。

 

“是吗……还真像你呢。”emiya用像放了心一般的口气说,顺手将一只手叉在腰上。

 

“当然啦,老子就是老子啊!”

 

库丘林本来想扑上去拥抱emiya,结果被emiya躲开了,不仅四脚朝天摔在地上,还获得了一声响亮的「蠢狗」。

 

emiya扶额,表示很头痛,如果砸坏什么东西就不好了。“要不要出去走走?今天街上有活动的样子。”emiya装作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

 

“当然啦!”库丘林听到emiya少见的主动邀请,马上从地上弹起来这么叫着。

 

一般只有在床上emiya才会比较主动呢——库丘林本来打算这么说,但是他把这句话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觉得说出来之后会被打,于是没说。

 

emiya将自己的书摆整齐,清理好被库丘林弄得一塌糊涂的房间后准备出门了。“走吧?”emiya走到门口,歪了歪头示意该出门了。

 

只见库丘林再次躺在了地上。

 

……

 

“你干嘛?”emiya一脸黑线地发问,他想待会儿踹库丘林一脚,或者几脚。

 

在库丘林给了emiya一个灿烂的笑脸后,说道:“我摔倒了,要emiya亲亲才能起来。”

 

emiya觉得,这不是踹几脚就能解决的问题,一定要踹得库丘林飞起来他才梦解心头之恨。

 

要是再拖时间,活动就要结束了……emiya走到躺着的库丘林身边,缓缓蹲下。“我倒是没问题……”

 

才怪!!!!!!!!要不是活动快结束了鬼才理你!!!!!emiya心里怒吼着,并且爆打库丘林一万次,是心里的纸片小人那种形式。

 

“!!!???诶——!!!???”库丘林觉得是自己听错了,挠了挠耳朵发现不是幻觉,便欣喜若狂地等着archer的吻。

 

————————十分钟后————

 

两个男人肩并肩走在大街上。道路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大路上人山人海,就算不在商业区,也堆满了行人。

 

“啧……”库丘林悄悄砸了声舌,不自然地用手摸了摸侧脸。

 

“原来只是脸啊……还害得我被踹了几脚……”库丘林小声嘀咕着,不过emiya没听见,在这么多人的地方,除非大吼大叫是听不见的。

 

如果被emiya听见了的话,估计又会被踹了吧。

 

end

 

————————————————

嗯没错就这么完了,本来就只有微妙联系的三个短篇被不写大纲的我写出来感觉接不上也是很正常的。这一篇好短啊……我觉得越写到后面越脱线越渣了……这篇大概是龙飞凤舞写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OTZ

题外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LOFTER APP不能发文了,只能有时间偷偷用电脑发,估计以后写文会更慢......

【礼猿/宗伏】夏天(其实可以叫它空调的奥秘)

*第一次写这对OOC肯定的 *没赶上礼猿日 ――――――――――――――――――――――――――――― 虽然现在是樱花凋谢的时候,明明还没有到夏天,却已经热得出奇。知了已经在叫唤夏天,被太阳照得发白的地板上的上升的热气仿佛可以用肉眼看见。

然而……

位于东京的secper4的青色制服还是原样的长袖而且还是就算瞟一眼都会觉得热的那种。

虽然的确很热,但是办公室里清一色的冷色还是能给人打心底里带来一丝凉爽。

但是,这种程度的凉爽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道明寺!你在写什么!”

这清凉被一如既往的对问题儿童的指责打破。

“这就是报告。”

“你还是小学生吗?报告是让你看图说话的吗?”

“可是伏见先生……”

“啧,没什么好解释的,重写。” 教育完道明寺的伏见快速整理好手上的报告后,拿起它们向门外走去。

当伏见手刚刚抚上门把手,伏见突然想起了什么,停顿了一会。“我回来的时候如果道明寺的报告没写完的话……道场见。”

众人意思意思心痛道明寺一秒。

秋山手拍上道明寺的肩,安慰道“没关系,伏见先生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可是你也知道我没有写报告的天赋――虽然想这样说,但是道明寺还是把到嘴边的吐槽吞回了肚子里,陷入了该怎样写好报告的沉思,虽然没什么用。

伏见近乎绝望的又在走廊上,思考着为什么会有道明寺这种下属以及为什么会有这么厚的制服等等问题。

伏见的脚步停在了一扇门前。

忍耐着炎热天气的考验知道听到门内批准入内的回答才推门进入。

在门缝扩大的同时,能够感受到沁人心脾的冷气扑面而来――冷空调的气息。

“以上,是前几天权外着抢劫银行的报告。” 没能抵抗住冷空调和榻榻米的诱惑,伏见用自己独特慵懒的语气读完所有现有的报告后,忽视掉宗像对自己绕有兴趣的实现,坐在空调下的榻榻米上。

“伏见君。”宗像冷不丁叫到伏见的名字,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啧……有什么问题吗”伏见看见对方放下手上拼图的神秘举动,不禁皱了眉。

“还有一份报告呢?”“让道明寺重新写去了。”“我果然很中意你呢。”“啧,您好像说出了什么很麻烦的事情啊室长。”

在经过简单的交代后,“啊,我说,室长――”伏见不耐烦的将最后一个音拖得特别长。

伏见坐在空调下一段时间后,本来热的通红的脸已经 变回了原本的苍白色。

“有什么事情吗,伏见君?”宗像放开手上的拼图,用意味不明的微笑面对伏见。

“您还真是有耐心呢,这么大一版拼图您不会厌倦的吗?有这么多时间还不如去工作吧?应该还有很多工作吧?啊,话说,到底为什么不能在我的办公室里装空调……”伏见一长串吐槽还没说完,宗像从桌子前站起来,沉稳地走到窗边,极目远眺

――眺望那一片青蓝色的天空。

宗像像是嘲讽一般的勾起嘴角,又像是戏弄一般地回答着:“为了大义。”

“啧!”在伏见意料之内的回答换来了一声响亮的砸舌,这姑且也算是宗像意料之内的回答吧。

宗像轻笑了一声,静静走到榻榻米旁,坐在伏见身边。

伏见侧了侧身,靠在宗像肩上,搭落的头发遮住了伏见稍稍发红的耳根。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是为了大义……您……你会牺牲这个secpter4甚至是我……吗?”抱着想问不敢问的态度,伏见还是问了这个突然在脑袋里自动生成的问题。

尽管声音很小,但是在这种连树叶下落都听得一清二楚的二人世界里,还是能听得非常清楚的。 “

嗯。”宗像给了伏见一个毫不犹豫的回答,“相对的,我希望在我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时候,能由伏见君亲手杀死我。”

宗像确切的感觉到肩上的少年听到这句话是轻微地颤抖的了,他的确感觉到了。但是没有回答,是因为认可了宗像的大义的伏见仅限今天的任性罢了。

这两个人很久没有说话。

扫除这份沉寂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请进,宗像在伏见意识到有人敲门前就这么回答了。

鲁莽的道明寺推门而入时突然感觉到了天堂的美妙,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切又让他感受到了掉下地狱的绝望――道明寺作为上司痴汉小组的一员,看到他最亲爱的室长和伏见先生并排坐在榻榻米上,而且伏见在看见自己之后才摆正坐姿――誰知道他们之前都干了什么。

虽然的确什么都没干就对了。

道明寺在身体僵硬了1.5秒后,举起手上的纸走到宗像面前,恭敬地鞠了一个躬,说:“室长,这是今天的报告。”

“ 真是快啊,看来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呢,伏见君。”宗像用有些讽刺的话语表达着。

伏见先看了道明寺几眼,然后抛给后者一把眼刀,代替宗像接下了报告。草草阅读过后,报告又被打回去了。 伏见不满地对伏见说:“你自己拿回去抄10遍,顺便告诉秋山,字不像。”

“诶――!!”道明寺欲哭无泪地望向宗像,向顶头上司求情。

被宗像拒绝的道明寺四肢僵硬不能动弹,死板地走出办公室。

“好了,那么差不多出发吧。”突然如此发言的宗像使伏见心生疑问:“哈?干嘛?”

“伏见君大概不知道吧,今晚东京会有大型的烟火大会,secpter4将会进行治安管理和交通管制。”

“啧,这种事情也要管么。”

因为是工作,所以伏见还是去了。

夜幕降临。

烟花在空中绽放,绚烂的烟火在空中遮挡住了原本可以用肉眼看见的星云。

宗像的望着天空,视线穿过了高高悬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直插云天。

伏见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天空。

“伏见请跟我来。”宗像伸出手,对伏见发出邀请。 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吧?伏见把到嘴边的拒绝吞回到肚子里。反正拒绝肯定会被驳回的吧。

于是两位上司带头脱离工作。

打算阻止的道明寺被秋山拦住:“你还想写报告吗?”对报告产生阴影的道明寺表示放弃。 与此同时,伏见被宗像带到了附近最高的商业大楼的顶端。

伏见抬头 仰望被渲染上彩色的天空,在烟花各种形态的熏陶下,稍微放松了些,露出了少许笑容。

这是伏见突然意识到身旁的男人,他扭头望过去,宗像一手叉着腰,微笑地看着深蓝的天空。各种色彩被反射在宗像的眼镜上,英俊的脸上也反射上了淡淡的蓝色。深邃的紫色瞳孔中隐藏着数不尽的奥秘。

注意到伏见的视线后,宗像转头看向伏见,微笑着问:“怎么了吗,伏见君?”

伏见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的气候,将头偏向一边,当然遮不住绯红的脸颊。“没什么。”

“哼哼……”宗像只是意义不明地笑了。

――――――――――――――――
“任务完成。”

“辛苦了,伏见君。”宗像张开双臂,尽量以自己最温柔的眼神看着伏见。

伏见毫不犹豫地靠进宗像怀里。“我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伏见嗤地笑出来:“您这个样子真可笑。”

――――――――――――――――――
等到伏见的伤完全痊愈,secpter4回到正常运行的轨道上,已经是来年夏天了。

伏见忍无可忍地坐在室长室里空调下的榻榻米上。

“啧……到底为什么不能在我的办公室里装空调啊。”伏见抱怨道。

“因为这样伏见君就会频繁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呢。”同样是一年前的问题,但是现在宗像给予了更直接的回答。

然后伏见突然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

end

――――――――――――――
本来打算在礼猿日发的但是都怪可恨的lofter到现在才发。。。

fate/possible#1.8

*前文戳头像进个人主页


*永远的ooc


*有私设


*接受以上几点请继续(大概吧,不要问我为什么开头突然变啰嗦了)

——————————————

一名传运动衫的金发男人,也许是英灵,也许是人类,不过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在他身边的是……人类吗?作为英灵实在太过于朴素,衣物宽大得分辨不出体型,以至于辨别不了性别。


“喂杂种,准备好死了吗。”金发的男人抬起一只手,像在对什么下达什么命令的样子。须臾,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个金色的漩涡。从那些漩涡状物质中有些冷兵器缓缓移出,将近一半时,所有兵器停止了移动,接着自动瞄准了锁键中可怜的人们。


“嘛嘛,算了吧吉尔,别吓他们——快点完成任务啊。”那人用手轻轻扶上了锁键,伴随着些许清脆的声响,锁键都消失了。


这个人,救了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这么想着,就算没说,也写在脸上了。


他这么说,是有目的的?任务是指的什么呢……“啊,有点可以呢,我以为可以让这家伙去死来着。”lancer耸了耸肩,抱怨道。“哈?为什么是我,要死也是你先死。”archer按照惯例回了嘴。


「你们给我闭嘴!!!」想要以此发动第二个令咒的凛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打断。


【那个人】走到她旁边,翠绿的长发微微佛动。“绮礼。”他开口了。“那个叫做绮礼的人,你知道吧?到他那里去。”


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离开,退回到那个金发男人的身旁,好像朝着凛他们稍微微笑了一下。


“喂杂种们,愉悦吧,你们今天得救了。本王放过你们。”说完他们两个化作金色的光芒随风飘散,那些兵器也随之而去。


————————

放弃了可以高速移动的灵体化,一人两英灵向那个被称作绮礼的男人的家里走着。


“我说小姑娘,这路有多远?到底为什么要走过去啊?”lancer不耐烦地说道,终于大破了一路的沉寂。


因为要让你们磨合关系啊


——这种话绝对说不出口。


“啊……因为、因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凛灵机一动,编了一个理由:“因为……毕竟你们刚刚出现在这个时代,需要熟悉一下地形什么的……”


“圣杯会灌输给英灵常识,这点事情,凛你作为魔术师难道不知道?”


“啊……对啊”凛苦笑着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好,超过3秒。”lancer用慵懒的声音说道。“事实证明,凛,你说了谎。”archer往下接了话。“那老子先走一步了。”“我也先走。”在archer和lancer一人一句话揭穿了凛的谎言之后,两人都灵体化先离开了。


“什么嘛,那两个人关系挺好的啊……再让我看见他们我一定要杀了他们……”凛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小声地嘀咕着。


————————

在一段时间的步行之后,凛终于结束了长途跋涉到达了教堂门口。


“好慢啊……”archer和lancer先后开口道。


“老子等了好久了。”“这家伙就差直接冲进去了。”很明显两个人都是在抱怨凛的速度,但是后者明显顺口还嘲讽了某人。


虽然没说,但是“你们自己走那么远试试”这几个字就像写在凛的脸上一样。凛不理会两个人,直接推门而入。


教堂两边的彩绘玻璃被月光穿过,由着月光画下彩色的图案,映衬在一排排长椅上。大概是烦心的事情太多了,连时间的流逝都没有被注意到。


那个叫言峰绮礼的男人就是这里的神父。


tbc

——————————————

终于更了啊,大概隔上次说的“近期”不太远……吧,好吧,的确有点远……


学园fate wonderful school fays #2

*前文戳头像


*依旧OOC OOC OOC


*小学生文笔

——————————————————

谜之郁闷的金闪闪一个人又在学校的小路上,谜之郁闷地踢飞了一块石头,石头又砸到了另一个谜之郁闷的人。


一旁的灌木从里传出了一声惨叫。


随即而来的是一只蓝色的狗怒气冲天地一把抓起石头冲出来寻找砸他的人。


“哦呀,蠢狗。”看到库丘林的金闪闪只是心不在焉地象征性的骂了一句而已。


“……”已经懒得反抗的库丘林默默点上了一支烟。吐出的烟丝随风而去。


“……被徦货赶出来了?”


…………回答的只有无声的默认。


大破这份沉默是来自库丘林的否认:“怎么可能……那家伙忙着收拾小鬼而已。”


金闪闪半信半疑,带着诡异的笑容挑了一下眉。“哦.....?”


库丘林扔下烟头,用脚尖撵灭后又重新点上了一根烟。“是真的。但是你,被迪卢嫌弃了?”


然而库丘林被金闪闪一副“居然被你发现了”的表情鄙视了。


虽然答案就摆在脸上,但还是被一口否定。“哼....本王是什么人,本王只是不想回去而已。”


“说白了就是被赶出来了。”


“说了不是——”金闪闪的反驳言论还没有发表完,话就被库丘林打断。


“哼......你和迪卢一样不坦率啊.......那家伙从小就一样不坦率。”简单的一句话,就一句话,库丘林好像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三年前

在某个神秘的学校前,两个人正开展着神秘的对话。静谧的夜晚更是给这神秘的氛围画上了一个神秘的问号。


“前辈,关于格兰妮的事情请不要对任何人说。”提出这份请求的正是迪卢木多。他不愿提起因为被格兰妮逼着私奔然后被校长芬恩嫉恨导致转学,接着又被索拉乌缠上,在他那个柠檬头男朋友的鄙视的目光撑完了初中的事情。


其实只要他一句不愿意就可以解决的事结果东绕西绕绕了一大圈搞得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了这不是不坦率是什么好吧其实和不坦率没什么大关系但还是有点关系的于是总结为不坦率。


“哦哦,我知道了。”库丘林随意的回答道。至于他听到没有,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现在


“哦......?杂修,我突然想跟你聊聊了。”对一切都没有兴趣的金闪闪突然来了兴趣,这说明...他对迪卢木多有兴趣,仅此而已。


然后这两个人就坐在台阶上谈起了人生和理想。


“迪卢木多没有跟本王提到过他的过于,来跟本王说说。”类似命令一般的话语从金闪闪的口中吐出,但是并没有被服从。


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交往半年多,迪卢木多并没有提到过过去,所以知道的人只有库丘林这一个。


但是迪卢木多好像不让他说出去来着?好像又没有?算了我没听到——来自库丘林小朋友的心里。


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作答,总之他只小声的说了一句:“那家伙的过去啊……”


“告诉他应该没事吧。”库丘林这么想这,其实也这么做了:“那家伙……”只是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算了本王自己去问他————”金闪闪刚准备起身离开,就被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组止。


“吉尔,前辈,你们在干嘛?”路过的迪卢木多问道。


“看风景。”“抽烟。”


“抽烟。”“看风景。”


来自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只是答案稍有不同罢了。


迪卢木多心里莫名地涌现出一股酸意,泪水夺眶而出,然后调头就跑


——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


迪卢木多看到一地的烟头后淡定的说:“前辈是来抽烟的,至于吉尔.......估计真的是来看风景的。”


“哦!不愧是本王所看中的人!”听到这句话后,本来还以为迪卢木多会不高兴的金闪闪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无视掉库丘林,搂着迪卢木多就这么走了。


迪卢木多表示他盯着他们很久了,因为他觉得库丘林当年可能没听到他说话。


TBC

————————————————————

更新啦!手稿大概写完了嗷!但是此人很懒懒得打字,欢迎催文☆


碎碎念:关于possible,之前真的很认真的码了很长一段,但是不知道为何手机一抽把我的文吞了(哭瞎),所以之前一直没更很抱歉,总之近期(近期是多久我也不知道)会更~学生党比较忙而且很懒容易忘事,欢迎催文。


学园fate wonderful school days #1(hhh

*高中时期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短篇


*小学生文笔

——————————————————

那个地狱般的圣杯战争仿佛就在昨天,众英灵没有想到在这个时期大家还能在这个满天樱花飞舞的学园里来读书。每个人脸上都精神焕发地迎来了新一批神经病(划掉)学生。


然而某几个很不巧的学生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于是这个班就有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黑历史你给我去死!”一位黑皮白毛的青年正在用一黑一白的黑板刷攻击躲在横放的桌子中的少年。


“你叫我去死我就去死?”少年躲在桌子中,橙色的头发和桌子的颜色混为一体。“再不收手我就叫......狗过来。”


......无意义的威胁。


“喂!不准叫老子狗!”被称为狗的青年不爽地抄起扫把加入了群殴少年的行列。


青年是库丘林,大家都喜欢叫他狗,他可喜欢这个名字了!每次有人这么叫他,就算他和他最爱的emiya在一起,都会马上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被围攻的少年叫卫宫士郎。黑皮叫emiya,并不是非洲的那种煤炭黑,而是一种象征着健康的褐。他们是兄弟,不过现在他们的老爹被一个神父缠上了,少了一个也不会被发现的,所以emiya要趁早把那个讨厌的弟弟处理掉。


“蠢狗你别插手,待会儿你又会给我添乱!”至少emiya还不希望和这个人联手。


啊啊,又被叫做狗了呢。


“哈?反正这里已经够乱了吧?啊!你刚刚又叫老子狗了吧!”库丘林一扫把直接挥过去,两个人都直接无视掉了被群殴的对象。


“唰”的一声,扫把在触碰到emiya前的0.01秒停止了运动——因为被机智的迪卢木多用一把红一把黄总共两把扫把阻止了。


他只要在班上露脸就会有一群花痴围观。右眼下的泪痣拥有至高无上的吸引力,最麻烦的应该是隔壁班的粉毛索拉乌和不知道什么毛色的格兰妮。


当然也在围观群众当中,只要自然地无视她们就好了……


“好啦好啦,你们停手啦,要打到外面去打!前辈也不会偶尔让着emiya桑吗?”虽然在同一个班,但还是把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库丘林的是阿尔托丽雅。


一直坐在前排的金发青年终于站起来,抛下一句“太危险了”就无视掉所有人,扯起迪卢木多就往外走。


“你们不觉得那个金闪闪有点过分了吗…………”


“嗯嗯,我也这么觉得的呢……不过你们不觉得他有点帅吗……”


“何止是有点?超帅的好吗!”


“而且超有钱啊!”


…………


然而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并不会传到吉尔伽美什的耳朵里。


不过迪卢木多貌似很介意的样子。他停下脚步,将甩开金闪闪的手紧紧握起。


“吉尔……我觉得……”


迪卢木多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眼睛里浮现一种惊讶。


不知羞耻的金闪闪不知羞耻地躺在地上,不知羞耻地吐了一句“啊呀我摔倒了要迪卢亲亲才能起来☆。”


迪卢木多轻轻地俯下身去,满脸通红地吻上吉尔伽美什


——这当然只是厚颜无耻的金闪闪的脑内幻想,迪卢木多只是从金闪闪身上跨过去然后丟了一句“那你就躺着吧”


然后迪卢木多的脑残粉们就一边批判着金闪闪一边散了。


TBC

——————————————————

没错我又来作死啦!无奖竟猜:猜猜标题捏他了什么!